香港观察“叶永青抄袭事件”后中国当代艺术正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11-08 11:34

  从这几天香港苏富比、嘉德、保利中国当代艺术板块成绩单可以读到,市场正在对中国当代艺术多年顽疾进行“大幅度重新修正”。

  有分析认为,“一个时代的市场生命周期接近尾声”。此外,在与香港和国际市场的较量中,受到品牌、政策、经营方式三重影响的国内艺术产业目前也呈现出落后态势。

  4月1日,美国艺术家KAWS(本名Brian Donnelly,生于1974)创造了其“宇宙拍卖纪录”。一幅2005年的KAWS画作《THE KAWS ALBUM》以1亿港元在香港苏富比拍场落槌,计佣金后的成交价达1.16亿港元。

  KAWS,《THE KAWS ALBUM》,2005年。作品构图取源自美国片“辛普森一家”的《The Yellow Album》专辑。

  一则未经证实的传言是,这件KAWS的买家是日本富豪前泽友作。2017年,前泽友作在拍卖开始后10分钟内买下了美国新表现主义画家巴斯奎特的作品《无题》,价格为1.1亿美元,打破了画家作品的拍卖纪录。2018年,前泽友作又以近2.5亿美元包下马斯克的一座火箭,邀请6-8名艺术家在2023年进行环月旅行。据传,这次前泽友作着急出价,原因是要赶飞机。

  本季香港春拍,高光时刻不仅有KAWS。3月31日“现代艺术夜场”,诞生了3件亿元拍品:吴冠中《荷花(一)》,成交价1.3亿港元;赵无极《无题》,成交价1.16亿港元;赵无极《15.02.65》,成交价1.02亿港元。单场总成交额达到7.93亿港元。

  不过,“现代艺术”板块的高光难掩“当代艺术”的变局。香港苏富比调整了艺术品拍卖开局“现代艺术夜场”加“当代艺术夜场”(包含中国当代艺术)的配置,启用“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夜场”替换后者。近年被稳步培育的东南亚板块,其夜场首秀获得1.06亿港元成交额,16件拍品,15件获成交。

  香港苏富比首次开辟“现代及当代东南亚艺术夜场”,李曼峰《峇里民采》以2897.5万港元成交,是全场最高成交拍品。

  “当代艺术夜场”在4月1日晚开槌。据“澎湃新闻”()统计,41件拍品,16件涉及中国艺术家。其中,刘野两幅画均超过估价落槌。贾蔼力作品流拍。令人尴尬的是,曾被捧为拍场明星的中国当代艺术“F4”成员,张晓刚、岳敏君、方力钧三人各自唯一拍品,都以最低估价匆匆落槌,另一位“F4”成员王广义,在香港保利3月31日“现当代艺术”专场,作品流拍。此外,苏富比夜场,曾梵志有1幅画也仅以最低估价成交。2019年的香港,再次见证了以“F4”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的成集体下滑。

  在香港保利上述专场,与王广义一起流拍的艺术家有:袁远(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以最低估价落槌)、王光乐、刘韡、罗中立、仇晓飞、刘野、丁乙。在香港嘉德3月30日“亚洲二十世纪及当代艺术”专场,曾梵志《自画像》流拍,周春芽作品以最低估价落槌。

  中国当代艺术正在挤泡沫。资深艺术顾问王从卉向“澎湃新闻”表示:“F4悉数成交就很好。价格回调,正常,且价格合适的,回到千万级以下,也是进一步挤光泡沫,把以前的浮肿消掉。不能说是(中国当代艺术)终结,而是回到应有的位置上。但是一个时代的市场生命周期确实接近尾声。未来新名单已经在滚动启动中。”

  据“澎湃新闻”观察香港苏富比“当代艺术夜场”,几位相对陌生或年轻艺术家的作品,都经过轮流竞价,随后落在估价区间或超出最高估价成交。这批艺术家是否会成为新一轮泡沫,时间会揭示答案。

  2019年,艺术家叶永青被指抄袭比利时艺术家西尔万画作及其反应,成为超出艺术界的热点,一些分析人士认为,这一事件引发了对包括艺术生产、艺术批评、艺术市场多环节在内的中国当代艺术的整体信用崩塌。

  叶永青画作收藏者刘益谦曾向“澎湃新闻”表示:“有人说如果叶永青就此道歉的话,中国当代艺术三十年就归零了,我觉得如果这三十年全是如此抄袭的,那归零就归零吧。”

  3月22日,系统性收藏叶永青各个系列作品的成都知美术馆发表公开声明称,“取消仍在进行中的新作收藏,正式提出退款要求。痛定思痛,转身离开那一部分已然腐朽的中国当代老圈子,主动翻篇。 叶永青个案损伤了85新潮以来的老一代中国当代艺术的根基信用。”“纵然这段中国当代艺术史仍具有历史价值,但作品的整体的市场价值显然会面对大幅度的重新修正。”“从后89之始的中国当代艺术30年结束旧章节。2019将成为中国当代艺术重新翻篇的真正里程碑之年。”

  对于“叶永青抄袭事件”,香港苏富比最先做出市场反应。3月下旬撤下4月1日“当代艺术”日场拍卖中叶永青拍品《鸟》,这也是首张被撤拍的“叶画”。

  从这几天香港苏富比、嘉德、保利中国当代艺术板块成绩单可以读到,市场正在对中国当代艺术多年顽疾进行“大幅度重新修正”。

  一位艺术评论界人士撰文认为,说因叶永青抄袭事件而引发了国内当代艺术全行业的危机一点也不过分,“因为此事触及了当代艺术始终回避不了的核心问题:艺术创作中的原创精神在作品中的实现,从根本上讲,叶永青抄袭事件的爆发不是偶然的,而是中国当代艺术发展四十年后迟早会出现的现象。其根本原因在于中国艺术历程中一直未能跨越过去的一个坎,也即是始终未能得到重视并解决的问题:艺术原创性的匮乏和艺术方的自洽。因为缺乏原创和方的自洽,所以才不得不去借鉴、模仿甚至剽窃,以至于模仿欧美艺术风格的作品被公然命名成中国式艺术。”

  除了行业自身问题,中国拍卖行发展迟缓、艺术产业中心转移也是目前市场大环境的一道暗影。一位常年观察艺术市场的资深人士向“澎湃新闻”表示,“国际拍卖行比国内拍卖行的眼光要宽泛得多,香港苏富比、佳士得对整个亚洲都有触角,这几年内地也在学习它们,开展日韩业务,但是东南亚还是很少看到。据我观察,香港已在拍卖、艺术展会、画廊等多个方面全面领先。”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中工娱乐-中工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