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廉政公署:反贪倡廉四十年(上)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编辑:admin 2019-08-11 23:44

  在1974年廉政公署成立之前,香港也没有停止反,也有相关法令,但反却是越反越腐。在那个年代,各行各业几乎都有行为,做生意要收保护费,去医院看病医务人员要收茶钱,甚至发生了火灾后也要先收所谓“开喉费”,不给钱就不开水龙头救火。百姓可谓怨声载道,各界有识之士也积极呼吁反。当时的港英当局也逐渐意识到,反事关香港稳定,如果因而丧失了民众的信任,政府便无法在香港实施管治。

  1973年,时任总督麦理浩决心采取反行动。他委任香港最高法院副按察司百里渠爵士成立一个委员会,彻查香港九龙总警司葛柏因贪腐接受调查期间出逃的事件,这起案件在当时影响巨大,一度引起香港市民大规模。百里渠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提交了一份长达88页的报告,人称《百里渠报告》。在报告中,百里渠明确指出,葛柏的贪污受贿行为,其实早就是系统人人皆知的秘密,葛柏案立案已有两年,但一直没有大的进展,关键原因就是查办葛柏的反贪部门隶属于部门,无法独立侦查。此外,报告书明确批评政府部门贪污问题普遍,警务处反贪部门本身也有贪污嫌疑,导致市民对港府失去信心。他在报告中强调:“有识之士一般认为除非反贪部能脱离警方独立,否则大众永不会相信政府确实有心扑灭贪污。”

  1973年10月17日,麦里浩提请立法局同意建立一个专责而独立的肃贪机构。1974年2月15日,依据《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条例》,香港廉政公署正式成立。廉政专员由总督委派,直属于香港总督,并且对总督负责,其他任何机构任何人,都无权干涉廉政专员的工作。

  廉政公署拥有独立的财政预算和人事权,独立的调查和拘捕权。不隶属于任何政府部门。廉政公署人员主要是独立的合约雇员,而非政府公务员。为了保持独立性,廉政公署从社会上招募了大批新人,伦敦方面也派来警力支持。

  廉政公署成立后,就以万众瞩目的葛柏案作为开门第一案。葛柏的涉案金额有430多万元港币,但廉政公署从尽快将他从英国引渡回香港考虑,只选择了英国法院认可的两项罪名,从而在短短数月内将葛柏押回香港。最终,香港法庭判定葛柏被指控的一项串谋受贿罪和一项受贿罪成立,入狱四年。

  虽然市民和媒体多认为对葛柏判刑太轻,但将一个贪污的英籍高级警司投入监狱,是廉政公署成立初期成功办理的、最具影响力的大案。

  葛柏案审理后,廉政公署随即开始了一场空前的廉政风暴,将矛头对准香港。虽然贪腐之风弥漫在多个政府部门,但香港最为严重且最受社会关注。在廉政公署成立时接到的全部投诉中,与政府部门相关的,占整个投诉的86%,其中投诉贪污的即占45%。

  1976年5月,在油麻地果栏一带查获的一起毒品案中,廉政公署发现了大批警员集体贪污的线索,随即展开了深入调查。1977年9月19日凌晨,廉政公署派出了五十多个行动小队,采取大规模抓捕行动。这次行动中,有87名涉嫌受贿的警务人员被拘捕。最终,这一案件中有260多人被逮捕。

  如此大规模的肃贪,使香港人人自危。一时间,任何一个都有可能被请去廉政公署喝咖啡,都可能被廉政公署敲门抓走。面对这样一种无形的压力,一场冲突在悄悄酝酿。

  1977年10月28日,数以千计的警务人员及家属在聚集,一路至廉政公署所在地,将廉政公署包围,有近百名情绪激动的还冲进了廉政公署,发生了香港历史上最为严重的警廉冲突。冲突中,廉政公署办公场地被砸,多人受伤。

  在这样的局面下,时任港督麦理浩为了维持稳定和港府管治,最后决定让步。1977年11月5日,他颁布了局部特赦令,宣布除了已被审问、正被通缉、身在海外、犯了严重贪污罪行以及港督同意必须调查的人士之外,任何公职人员在1977年1月1日前的贪污罪行,一律不予追究。

  特赦令颁布的第三天,麦理浩向立法局强调有关特赦令只此一次,此后不会再做出任何让步,同时,立法局又修改《警队条例》,授予警务处处长权力,可即时开除任何不服从警队命令的警务人员。系统的贪腐之风从此开始逐步好转。

  这次特赦化解了危机,但对廉政公署工作是个不小的打击。时至今日,关于这次特赦的是非对错仍存争议。不过,警廉冲突让人们深切感受到了廉政公署办案的威力。

  现任廉政专员白韫六说,廉政公署有一种精神就是“无畏无惧”,廉政公署从不因为一个调查对象官位有多高,生意有多大,就有所畏惧。

  2012年,香港特区政府官职仅次于特首的前政务司司长许仕仁,以及家族财富名列香港第三的郭氏家族新鸿基地产的联席主席郭炳江、郭炳联兄弟被请到廉政公署饮咖啡,不久即被廉政公署以涉嫌串谋向公职人员提供利益及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等八项罪名落案起诉。

  廉政公署指控许仕仁在2000年至2009年出任政务司司长、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西九计划督导委员会主席及积金局行政总监期间,涉嫌有系统地接受新鸿基地产的利益,包括免租入住位于香港礼顿山的豪宅及获得银行巨额透支户口。许仕仁与郭氏兄弟涉嫌的金额近4000万元港币。目前,这件涉及香港商政两界富贾、震惊香港社会的案件仍在审理之中。

  许仕仁目前是廉政公署检控的最高级政府官员,不过现在看来,这一纪录并非没有被打破的可能。香港回归后,社会普遍对政府给予了更高的期许,同时也要求在更大程度上监督政府。人们希望廉政公署的调查能涵盖所有人,包括曾经不受廉政公署监管的香港特区政府最员——行政长官。

  2008年,香港立通过了对《防止贿赂条例》修订,赋予香港廉政公署新的调查权力,将原来不受规管的香港特区政府行政长官,纳入条例规管的主要范畴,包括索取及接受利益,以及拥有来历不明的财产等行为。

  原来只对港督负责而不可以调查港督的廉政公署,回归之后可以调查自己的直接上司行政长官,所产生的矛盾是显而易见的。根据香港特区基本法中的规定,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形,廉政公署的调查就要向律政司司长报告。律政司司长根据廉政公署调查的情况,向立通报。在这样的设计之下,涉及行政长官的案件,廉政公署不会向特首报告。

  2013年8月,时任律政司刑事检控专员成透露,对前任特首曾荫权因入住超标准豪华酒店、搭乘富商私人飞机和游艇、不当接受馈赠等行为已展开调查。(吴锦才 邹陈东 邱红杰 何舟 杜宇舜)

关于北方网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网站律师 | 设为首页 | 关于小狼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jubao@staff.enorth.cn | 举报平台

Power by DedeCms
本网站由中工娱乐-中工网版权所有